您的位置: 主页 > 鹿保健酒系列 > 在非险企直营平台上买保险,风险何在?

  近年来,互联网保险中“奇葩险”频出:雾霾险、中秋赏月险、世界杯遗憾险、人在囧途险、BOSS莫怪险、春晚收视率险、吃货险……不过,这些标新立异的险种大多都在推出不久即被监管部门叫停。
 
  需要注意的是,推出这些奇葩险种的互联网公司或许压根就没想过理赔,他们只是借此作噱头炒作一把。更有甚者,有的“奇葩险”甚至涉嫌网络赌博。而在网上真的下单购买了这些“奇葩险”的消费者,想要真正索赔时,恐怕会发现这些产品早就被监管部门取缔了。
 
  某财经网曾经发布一款股票“跌停险”:有A股账户且年龄满18周岁的人士就可购买,单只股票最低投保金额为100元,投保期内,投保人的股票如发生跌停,最高可获得1万元的赔付。
 
  在博取社会注意力一周之后,“跌停险”被监管部门点名。监管部门表示,保险风险是指尚未发生的、能使保险对象遭受损害的危险或事故,具有客观性、可能性和偶然性。保险风险不受人为因素影响,不可控,而股票“跌停”是可以受人为因素影响的。保险的核心功能是保障,而“跌停险”类似对赌游戏,利用“跌停险”对股价波动进行保障有可能进一步放大金融风险。互联网保险在传统保险项目外拓展了更多的应用场景,如保障被宠物伤害所造成的医疗费用的“汪星保”、针对整形意外伤害的“美颜险”。相较于传统保险,这些基于特定场景开发的互联网保险满足了用户短期的、个性化的细分保险需求。
 
  近年来,非法集资案件发案数量增多,扰乱正常经济秩序。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非法集资犯罪套路也在不断更新。与早期“发传单—投资—高息—六月付本”的传统集资不同,新型金融集资披着虚拟经济、金融创新的外衣,利用“金融互助”“爱心慈善”“虚拟货币”“电子商务”“微信营销”等名目,组织集资活动,活动范围突破了地域限制,下线发展也超越了熟人圈子,呈现出蔓延广、迷惑强、诱惑大等新特征。
 
  非法集资套路多:
 
  一是集资方式网络化。非法集资犯罪与互联网结合得更加紧密,犯罪分子借助微信群、QQ群等媒介的辐射效应,宣传其运作方式及如何获得高收益,发展下线,安排工作,让受害者通过网络支付钱款并通过第三方支付渠道将骗来的钱迅速转移。
 
  二是集资标的虚拟化。集资的产品由传统的化妆品、资源开发等“实体经济”向资本运作、虚拟货币等虚拟产品进化。许多非法集资组织者打着互联网“金融创新”等幌子,甚至直接避开传统非法集资的“商品”载体,使新型非法集资变得难以识别,迷惑性增强。
 
  三是集资和传销交织。新型非法集资与金融传销犯罪相互交织,呈现犯罪复合化形态。非法集资犯罪分子以公开宣传的形式,蛊惑受害者通过网络支付等渠道将资金汇聚至传销组织,形成所谓的资金池。
 
  识别防范需加强:
 
  “一增强”是指增强理性投资意识,自觉抵制高息诱惑。对照银行贷款利率和普通金融产品的回报率,多数情况下明显偏高的投资回报很可能是投资陷阱。我国规定,民间借贷利率超过银行同类贷款利率四倍以上,超出部分的利息不受法律保护,可作为判断回报是否过高的参考。
 
  “两问”:一是对亲朋好友低风险、高回报的投资建议和反复劝说,要多问专业人士,审慎决策,防止成为其发展下线的目标;二是如果无法判断是否是非法集资,可以向有关部门咨询,待了解详情后再作决定,忌盲目投资。
 
  “三查”:一、查询相关企业是不是经过国家批准的合法的上市公司,是否是可以发行公司股票、债券的股权交易场所等,如果不具备,则涉嫌非法集资;二、通过查询工商登记,查明相关企业是否是经过法定注册的合法企业,是否办理了税务登记等。如果主体身份不合法、不真实,则有欺诈嫌疑;三、一些影响较大的非法集资犯罪,媒体多会进行报道,通过互联网资源,搜索相关企业违法犯罪记录,防止不法分子异地重犯。
 
  最近,随着非上市险企年报披露的收官,国内首批3家相互保险社(众惠相互、汇友建工、信美相互)的首年经营“成绩单”出炉,一些人开始关注原本相对陌生的“相互保险”。
 
  相互保险是指具有同质风险保障需求的单位或个人,通过订立合同成为会员,并缴纳保费形成互助基金,由该基金对合同约定的事故发生所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或者当被保险人死亡、伤残、疾病或者达到合同约定的年龄、期限等条件时承担给付保险金责任的保险活动。
 
  国内目前只有三家相互保险企业,然而不少网友却有这样的经历——朋友圈随手转发网络筹款献爱心,却被“爱心奖励”链接误导加入了某个“网络互助平台”。媒体曝光有网络互助平台以3元低门槛、“30万互助金”诱导会员加入。这些网络互助平台宣传自己的产品就是“互助保险”,也是正规保险产品,是否真的如此?
 
  所谓的“网络互助保险”与相互保险完全是两回事,前者更类似于某种集资活动。以“互联网+保险”模式提供金融服务但尚未获取相关牌照的情况下,平台方面很可能已经涉嫌非法经营。
 
  总的来看,互助保险覆盖一些特殊的保障需求,对股份制商业保险和社会保障体系能形成有益的补充。对于网络互助平台进行金融创新的探索价值应持以肯定的态度,但是合法行为与违法行为错综复杂,脱离监管的影子经济必然衍生风险。基于此,当下投保人还是不要相信任何“网络互助保险”。
 
  在非险企直营平台上买保险,风险何在?
 
  张晶(山西财经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教授)
 
  2017年,某地保监局发现辖内一家区域性第三方互联网平台与保险的合作模式存在较大风险隐患。该平台业务范围主要为车险,主要与保险企业基层分支机构开展业务合作。合作保险机构在该平台开设“网上营业厅”,平台将投保人填写的投保信息推送给保险机构,并将各保险机构报价返回给投保人,达成承保意向后在线下完成保费收付和保单配送。
 
  监管部门发现这家非险企直营平台暴露出几个主要风险点:
 
  一是保险机构存在内控管理失效的风险。由于平台越过保险机构总公司直接与基层分支机构开展业务,保险机构内部业务系统不能真实反映渠道来源,导致保险机构总公司对互联网保险业务的内控管理完全失效。
 
  二是平台涉嫌非法经营保险业务。平台为保险双方提供了客户推荐、保险比价、投保返现等业务,实质是线上保险中介,但未获得保险业务中介许可。
 
  三是存在数据不真实的风险。该模式下,支付给平台的费用无法真实列支,保险机构主要通过挂单套取佣金、手续费,虚构业务费用,或以“信息技术费”“信息维护费”等日常业务名义向平台支付费用。
 
  四是存在可能损害消费者权益的风险。该平台未与保险机构业务系统对接,依靠人工导出投保信息,再通过网销、电销方式完成投保。这种线上线下脱节的运行模式无法完整保留消费者的投保轨迹,极易发生销售误导和理赔难的问题。
 
  上述案例非常典型,多地区域性网销保险平台都有类似问题。监管部门在调查中还发现,即便是具备第三方网销保险平台资质的某些知名服务平台,在宣传产品、承保过程中,也存在保险产品信息披露不全面,以及保险核保审查缺失、不提供保险单证等问题。

娱乐城保健酒代理,长春瑞龙鹿业有限公司地处长白山脚下的“中国梅花鹿之乡”——吉林省长春市双阳区鹿乡镇,是一家集鹿业养殖.鹿副产品深加工.鹿酒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现代化龙头企业,是东北最大梅花鹿养殖基及鹿产品批发基地,它承载着中国悠久的鹿魂文化。双阳鹿乡鹿产品企业集成了地域优势、保时捷娱乐城品种优势、技术优势和资源优势,是梅花鹿繁衍的最佳生态区域,人工养殖梅花鹿的发源地,是全国梅花鹿及鹿产品集散中心。 Power by DedeCms